舒梅切尔:我儿子卡斯帕很像我 他不怂

2003年5月11日,彼德舒梅切尔代表曼城最后一次出场。2002/2003赛季结束,丹麦一代传奇门将退役。老舒梅切尔1963年出生于丹麦格拉德萨克斯,那是首都哥本哈根区的一个内陆小城市,人口有6万人,距离首都只有十六七公里。挂靴后,老舒梅切尔没有留在英格兰,而是叶落归根。不过,他没有选择住在老家格拉德萨克斯,也没有住在哥本哈根。他住在海边的一座豪华别墅,距离哥本哈根45分钟的车程。

像很多前球员一样,老舒梅切尔也做起了足球评论嘉宾。每个比赛日,他在电视台评球。他曾短期主持过“探索频道”一档名叫“肮脏工作”的节目。目前,他在哥本哈根一家电视台主持一档智力竞赛节目。

俄罗斯世界杯,莱斯特城最令老舒梅切尔难忘的是1/8决赛丹麦输给克罗地亚一役。那场比赛,两队1比1战平。点球大战,丹麦队2比3不敌对手。为丹麦队把守大门的正是老舒梅切尔的儿子卡斯帕舒梅切尔。

作为比赛评论嘉宾,评论一场儿子和丹麦国家队输掉的比赛,老舒梅切尔心情如何?他的回答是:“不是那样难。你的儿子在队中,感情的因素肯定会增大,那也很正常。你不希望坏事发生在你的家人身上,不是吗?你也希望你的国家能做得最好。我觉得不是那么难受,因为我觉得卡斯帕踢得足够好,他是那届世界杯的主角之一。”

卡斯帕舒梅切尔1986年11月5日出生,2002年,他开始在曼城少年队学球,位置跟父亲一样,也是门将。可小时候,卡斯帕不想当职业球员。

舒梅切尔解释道:“很小的时候,卡斯帕不想当职业球员。因为足球曾把他父亲从他身边带走好长时间。不过,他喜欢跟我们一起训练。我有跟他在曼城一起训练的一段视频,当时他很小。球员们都很喜欢他,他一头金发,很招人喜爱。他是在那种环境中成长。”

职业生涯,老舒梅切尔以作风顽强著称,儿子卡斯帕继承了他的那种风格。老舒梅切尔回忆道:“2001年,我离开里斯本竞技去了阿斯顿维拉。我跟家人约定:我只再踢一年,你们先去丹麦生活。那一年,我一个人在英格兰生活。他们周末会到英格兰看我,当然了,圣诞节也会去。在英格兰,圣诞节也有比赛。前一天上午,在训练中,卡斯帕状态不太好,但没生病。我带他去训练,我跟主教练讲好了,让卡斯帕守一会儿门。因为那天是平安夜,主教练答应了。卡斯帕去守门,守得非常好。(哥伦比亚前锋)胡安巴勃罗安赫尔有三次跟卡斯帕一对一,他三次都防住了,用的是肚子。但故事远没结束。”

回到家里,卡斯帕肚子疼得受不了。原来,肚子疼不是因为安赫尔的球踢到了他肚子上 ,而是因为他患了阑尾炎。

老舒梅切尔接着回忆道:“我们回了家,准备平安夜大餐。卡斯帕趴在沙发上,脸色苍白。我以为是旅行太累,又参加了训练。但他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我打电话给我母亲,她说:‘这是阑尾炎。’我母亲做过护士,可是俱乐部队医之前已经看过卡斯帕,他们的诊断结果不是阑尾炎。我打电话给队医:‘我觉得可能是阑尾炎。’5分钟后,我带卡斯帕到了医院,准备做手术。因此,他是患着阑尾炎训练的。因此,我永远记得那件事。”

作为老舒梅切尔的儿子,既带来好处,也带来坏处。2005年,卡斯帕升上曼城一队,但他一直得不到重用,一直被外租。2010/2011赛季转会利兹联,情况并未改观。只是2011年夏天到了莱斯特城,卡斯帕才成为主力。他1986年11月5日出生,转会到莱斯特城时,他已经24岁。

老舒梅切尔说:“很长时间,卡斯帕一直在奋斗,一直拼搏到24岁,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有些人从来不相信他有实力,但我一直相信他的斗士精神。他不怂,他很坚强。如果需要拼搏,他会拼。如果需要刻苦工作,他会刻苦。”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unfenghuwai.com/,莱斯特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